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上半年我國紡織服裝出口創歷史同期紀錄

發布時間:2021-08-30 10:02:43 來源:中國服裝協會 點擊次數:87

 隨著我國疫情的減緩和防控的常態化以及穩外貿政策紅利的持續釋放,對我國紡織出口增長提供了有力支撐。世界經濟在復蘇道路上躊躇,疫情在全球反復出現減緩、反彈,受疫情影響印度、越南等紡織服裝生產國訂單承接受阻,部分訂單向我國轉移,2021年上半年,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創歷史同期最高水平。

 據我國海關月報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1400.9億美元,同比增長12.1%。紡織品服裝出口規模不僅超過了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水平,也刷新了歷史同期最高紀錄。

  01

 部分訂單向我國集中,服裝出口大幅增長

 全球出現多波疫情,我國仍能穩定供應服裝產品,國際訂單有向我國集中的趨勢,同時歐美市場需求有逐漸恢復表現,因此我國服裝出口呈現加快勢頭。上半年,我國服裝產品出口額為715.3億美元,同比增長40.3%,是自2016年以來同期出口額最高紀錄;服裝占紡織品服裝出口總額的51.1%,比2020年占比提高3.9個百分點,恢復到疫情前服裝占比變化趨勢。

 

近年紡織品、服裝出口結構占比變化情況

001.webp.jpg

數據來源:中國海關

 從出口市場看,美國、歐盟、日本、東盟是我國服裝出口前四大市場,上半年向這四大市場分別出口服裝168.8億美元、133.6億美元、68.0億美元和58.4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65.7%、30.0%、14.6%和42.1%。

 以第一大出口市場美國為例,從美國海關進口數據看,越南、孟加拉、印度、印度尼西亞占美國進口服裝市場比重近十年來不斷增加,但在疫情影響下,今年1~5月從四國進口服裝分別占美國服裝進口市場的19.7%、8.8%、5.9%和5.5%,比上年同期都略有下降,分別下降0.4個、0.6個、0.1個和1.3個百分點。而我國占美服裝進口市場的19.9%,比上年同期占比提高0.6個百分點。

  02

 防疫產品需求減少,紡織品出口回落

 

 隨著全球疫情形勢的變化,防疫物資的需求已經大幅下降,其中口罩需求的減少拖累我國紡織品出口下降。上半年,我國紡織品出口685.6億美元,同比下降7.4%。

 

 其中,海關稅號63079000紡織制品(包含口罩)的出口額為69.2億美元,同比下降78.8%。該產品占我國紡織品出口比重下降到10.1%,而上年同期該產品出口326.3億美元,比重達到44.1%。

 

 去年一季度受疫情爆發影響,我國紡織品出口呈現2015年以來的季度低點,出口僅269.0億美元;到二季度受全球防疫物資需求猛增影響,紡織品季度出口實現了歷史高點,達到514.3億美元。在基數效應作用下,今年二季度紡織品出口下降28.5%,但從絕對數值看,今年二季度紡織品出口367.9億美元,仍高于疫情前2019年的每個季度。

 

近兩年紡織品季度出口對比圖

002.webp.jpg

數據來源:中國海關

  03

  排除口罩因素,產業鏈主要商品出口均增長

 從產業鏈角度看,我國海關稅號63079000紡織制品(包含口罩)出口快速下降,是今年上半年紡織品出口下滑的重要影響因素。

 如果排除口罩因素,上半年紡織品出口實現了正增長49.0%。此外,產業鏈上化學纖維、紗線、織物及紡機等主要商品出口都出現增長。全球經濟持續復蘇,帶動外部需求增加,對我國紡織產品出口起到提振作用。

2021年上半年我國紡織產業鏈上主要商品出口表

003.webp.jpg

數據來源:中國海關

 

  04

  需求持續復蘇,主要出口市場活躍

 

  雖然疫情不斷反復,但國際需求仍在增長;此外排除口罩因素,我國紡織品服裝對主要貿易伙伴出口都實現了正增長。

 

  從紡織品服裝出口前五大市場看,分別為美國、東盟、歐盟、日本、韓國,上半年紡織品服裝出口五大市場金額分別為246.4億美元、224.7億美元、205.9億美元、94.7億美元、44.2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12.2%、35.7%、-20.0%、-8.4%、18.5%。如果排除未列名紡織制品(海關稅號63079000,包含口罩)的出口額,這五大市場同比都實現了正增長,分別增長63.4%、42.2%、31.0%、14.7%和32.4%。

 

紡織品服裝出口市場上半年占比情況

004.webp.jpg

數據來源:中國海關

 美國是我國紡織品服裝第一大金額出口市場,上半年有五分之一的產業鏈終端產品都出口到美國。除168.8億美元服裝出口美國外,還有69.3億美元的紡織制品出口美國,分別占到服裝和紡織制品出口市場的23.5%和22.4%。據美國商務部紡織服裝辦公室數據,2021年1~5月美國進口我國紡織品服裝101.5億美元,同比增長32.3%,繼續占領美國第一大進口來源市場。

 隨著東南亞、南亞地區紡織業的發展,對我國紡織產業鏈前道產品需求不斷增加。今年上半年,我國紡織紗線、紡織織物出口第一大市場被東盟穩居。紡織紗線出口東盟12.9億美元,同比增長33.8%,占紡織紗線出口市場的19.2%。紡織織物出口東盟106.8億美元,同比增長41.6%,占紡織織物出口市場的51.4%。

 歐盟二十七國中大多是發達經濟體,同美國一樣,對我國紡織產業鏈終端產品需求強烈。今年上半年,歐盟分別占據我國服裝、紡織制品出口第二的位置,服裝出口歐盟133.6億美元,占我服裝出口市場的18.7%;紡織制品出口歐盟52.0億美元,占紡織制品出口市場的10.7%。

 上半年,日本市場占據我服裝出口市場的第三位和紡織制品市場的第四位。服裝出口日本68.0億美元,占我服裝出口市場的9.5%;紡織制品出口日本23.4億美元,占紡織制品出口市場的4.8%。據日本海關統計,日本上半年進口我國紡織品服裝9817億日元(約合89.9億美元),同比下降15.9%,占日本進口紡織品服裝市場的54.5%。

 05

 西部增長強勁,福建、山東快速增長

   上半年,我國西部地區出口紡織品服裝增長強勁,東部地區出口實現增長。具體看,西部地區上半年出口紡織品服裝69.6億美元,同比增長30.2%,占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市場的4.9%;東部地區出口1214.9億美元,同比增長13.5%,占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市場的86.7%;中部地區出口101.3億美元,同比下降4.2%;東北三省出口17.8億美元,同比下降11.6%。

 從出口前五位省市看,福建、山東、浙江、江蘇出口紡織品服裝都有兩位數增長。五省市按出口金額排序分別為浙江、江蘇、廣東、山東、福建,分別出口紡織品服裝367.8億美元、226.6億美元、217.1億美元、135.3億美元和122.3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18.6%、11.3%、4.5%、28.0%和35.8%。

 06

 全年出口面臨諸多考驗

 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經濟復蘇不穩定不平衡,我國紡織出口面臨的外部環境錯綜復雜。

 世界經濟復蘇不均衡。隨著疫苗推廣和各國恢復經濟的不懈努力,世界經濟加快回暖,國際組織紛紛上調世界經濟和貿易增長預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21 年全球經濟增長6%,與上期預測值持平。但IMF分別上調發達經濟體增長預期0.5個百分點至5.6%,下調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增長預期0.4個百分點至6.3%。世界貿易組織(WTO)最新一期《貿易統計及展望》報告指出,世界貿易將迎來強勁但不均衡的復蘇,預計2021年全球貿易增幅將達8%。

 全球疫情發展不確定性增加。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Delta變異毒株已在全球超過120個經濟體出現,變異毒株的擴散速度委實驚人。但一方面,疫苗對于Delta變異毒株依然具備防護作用,各國也在推進疫苗接種的進程,另一方面,本輪疫情并沒有帶來死亡病例的明顯上升。因此,Delta變異毒株引發的疫情抬頭雖然對經濟復蘇的進程存在一定干擾,但不至于打斷發達國家經濟恢復的趨勢。

 紡織外貿企業成本壓力加大。雖然疫情仍然在世界各地蔓延,全球供應鏈受到沖擊,港口作業效率大幅下降,但集裝箱運輸市場需求恢復勢頭良好。據克拉克森預測,2021年全球集運需求將同比增長6.1%。而隨著集裝箱運輸市場的活躍,國際運費大幅增長。德魯里世界貨柜指數顯示,7月底一個40英尺貨柜從上海到洛杉磯的現貨價格升至10503美元,同比則飆升了258%,加大了紡織外貿企業的成本壓力,擠壓了利潤。

 

  此外,紡織行業出口所面臨的非經濟因素導致的產業鏈、貿易秩序和政治格局重塑等外部風險仍較為明顯。

【字體: 】 【添加收藏】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