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積極構筑我國紡織行業“雙循環”發展新格局

發布時間:2021-08-03 09:17:22 來源:中國紡聯產業經濟研究院 點擊次數:154

    當今世界正經歷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與此同時,國內發展環境也經歷著深刻變化,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不斷提高。

  在國內外環境發生深刻復雜變化的大背景下,我國政府明確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立足我國自身發展、著眼長遠的重大戰略選擇和戰略謀劃。紡織行業作為“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支柱產業、解決民生與美化生活的基礎產業、國際合作與融合發展的優勢產業”,須認清構建雙循環發展格局的外部形勢,抓住新的發展機遇,結合基礎優勢,持續提升我國紡織行業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為我國經濟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提供堅實支撐。

  一、“雙循環”背景下紡織行業面臨的內外部市場形勢

  我國紡織行業作為國際化發展的先行產業,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支柱產業,同時面臨著全球百年變局的大考驗和“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高要求,發展形勢異常復雜。

 ?。ㄒ唬┤蚣徔椆湼窬职l生深刻調整

  在經濟全球化重構、安全發展理念強化的背景下,全球產業鏈布局從成本主導轉向成本、市場、技術、安全等因素的綜合考量,要素成本權重下降,市場、技術、安全的重要性明顯提升。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逐步收縮,區域化、近岸化的特征更趨明顯。國際經濟、貿易環境前景均存在較高的不確定性。尤其是受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及國際合作效率下降等因素影響,國際產業競爭更趨激烈,貿易摩擦風險將長期存在。

  新形勢下,我國紡織行業開展國際貿易、國際投資合作將面臨更為明顯的風險挑戰。而步入“后疫情”時代,美國等國家經濟刺激政策又推高了全球多個國家的債務水平,也給新興經濟體帶來了諸多負面溢出效應,世界經濟復蘇分化明顯,潛在增長水平進一步下降,我國紡織行業也將在較長時間內面臨國際市場需求總體低迷的形勢。國際市場需求不足、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全球紡織網絡體系被惡意切割,將加劇國際市場競爭,也將推動國際紡織供應鏈的加速調整。

 ?。ǘ﹪鴥仁袌鱿M升級特征凸顯

  近年來,我國國內經濟發展的韌性持續鞏固,居民收入穩定提升,我國內需市場空間更趨廣闊,內需潛力持續釋放。2020年,我國成為全球唯一實現經濟、貨物貿易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14億規模的巨大內需市場也成為全球關注的市場焦點?,F階段,我國人均纖維消費量已達25公斤,無論從纖維消費規模和消費結構已基本達到中等發達國際水平,消費升級特征明顯。未來一段時期,我國內需市場將是世界經濟復蘇及發展的核心。國內居民消費仍是我國紡織工業發展的主要支撐,居民對美好生活的不斷追求,不斷升級的衣著、家居消費需求以及產業用紡織品消費的增長使我國纖維消費在未來5~10年將繼續保持穩定的增長。

  在消費規模增長的同時,消費方式也將更具有時代特點。隨著我國經濟實力持續崛起、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高度的文化自信由內而外地顯露。國內新生代的市場消費主力不再崇尚西方品牌,對于國產品牌的友好度持續提升,國潮概念逐漸從小眾設計師品牌發展成大眾化消費行為。而隨著我國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升,我國的自主品牌也在穩步走向國際舞臺,將打破國際時尚品牌的傳統格局。

  二、紡織行業構建雙循環相互促進發展的現狀條件

  當前,我國紡織行業在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擁有良好的產業發展基礎優勢、強大的戰略回旋空間和突出的風險化解能力。盡管全球紡織網絡體系正在被惡意破壞和切割,但我國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高效防控形勢中贏得了發展先機,為后疫情時期繼續引導全球紡織產業鏈供應鏈調整、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塑造競爭新優勢創造了有利條件。

 ?。ㄒ唬┚邆渫暾募徔棶a業鏈供應鏈基礎,構筑融合發展的現代紡織產業體系

  我國紡織工業多年來持續實現平穩健康發展,已建立起全世界最為完整的現代紡織制造產業體系,產業門類齊全、品種豐富,生產制造能力與國際貿易規模長期居于世界首位,是全球最大的紡織服裝產業鏈中心和供業鏈樞紐,是世界紡織服裝保持穩定運轉的核心支撐力量。我國紡織產業鏈配套自給能力在我國工業產業鏈中位居前列,化纖、面料自給率超過95%,紗線自給率超過90%,裝備自給率超過80%。自2011年起,我國紡織纖維加工總量占全球比重持續保持在50%以上。不僅有效滿足了我國占全世界1/5人口、約占全世界近1/3的纖維消費需求,還為其他國家提供了大量優質纖維制品,紡織品服裝出口額占全球紡織品服裝出口貿易的三分之一左右。

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占全球紡織品服裝出口貿易比重(單位:%

 

640.webp.jpg

數據來源:WTO

 

  通過多年發展,紡織行業從傳統的衣著領域向生產生活的各個領域延伸滲透,從原來的關乎人民的生活質量,延伸到關于人民的生命質量,纖維產品不僅局限于衣用、家用領域,功能性纖維產品還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國防軍工、風力發電、土木建筑、汽車工業、軌道交通、海洋工程、光纜通信、安全防護、環境保護、體育休閑等各個領域。2020年,我國衣用、家用、產業用纖維的比重已達40:27:33。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導致全球部分區域紡織產業鏈斷裂,而我國紡織產業以良好的產業基礎、穩定的產業結構、強大的產業韌性優勢,積極靈活調整應對,為保障全球防疫物資、維持全球紡織產業鏈順暢運轉發揮了重要作用。僅2020年3月-12月,我國對全球市場出口口罩2242億只,相當于為中國以外的全球每個人提供了近40個口罩。

  我國完整的紡織產業鏈供應鏈基礎、現代化的紡織產業體系優勢短期內無法被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所替代,在未來也仍將長期占據全球主要地位,為我國構建紡織行業國內國際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提供了堅實的產業基礎保障。

 ?。ǘ碛旋嫶蟮膬刃枰幠:蛷妱诺脑鲩L潛力,國內消費文化認同感持續增強

  首先,內需貢獻持續提升,對我國經濟增長支撐作用凸顯。近年來,消費對我國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持續增強,消費貢獻率持續提升。2020年,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39.2萬億元,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達54.3%,經濟增長的第一驅動作用持續鞏固。內需多年來保持穩定增長,使國內經濟增長的平穩性、可控性顯著提高,有效增強了我國抵御外部市場沖擊的能力。

  第二,消費升級步伐加快,消費增長空間廣闊。近年來,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平的持續提升,居民消費結構也不斷向享受型、品質型、發展型消費升級,品質化、多樣化消費需求增長速度明顯加快。據統計,2010年我國人均GDP僅為4396美元,到2020年,我國人均GDP達10504美元,年均增速9.1%。國際經驗表明,人均GDP在突破1萬美元后,在消費主導下,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將明顯增強。在全面小康社會背景下,隨著我國居民收入的穩步提高,14億人口、4億中產階級的超大規模內需市場,不斷推進的城鎮化進程,將釋放更多內需潛力,將為我國紡織行業提供多領域、多層級、多角度的需求動力。

  第三,國民消費的文化認同感、傳承使命感不斷強化。現階段,我國90后、00后人口超過3億。這批主力消費人群是隨著我國綜合國力日益強勁、中國制造持續強大、文化自信不斷提升的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在消費產品的選擇上,對國貨品牌的友好度高、對國潮產品的文化認同感強。根據極光數據研究院對95后消費者的調研,70.9%的被調研者愿意購買國貨或國潮產品;70.5%認為國貨/國潮產品質量完全不輸海外大品牌;70.8%認為國貨/國潮產品原創設計能力很強;67.1%認為國貨/國潮產品代表潮流、時尚和個性。整體來看,我國新生代的主力消費群體正在以穿國貨用國貨為榮。紡織服裝產品作為集中表達時尚理念、個性思潮、文化自信等多重元素為一體的消費載體,也將迎來自主品牌的發展新機遇。

 ?。ㄈ┤诤蟿撔虏粩嗌罨?,為紡織行業發展注入新動能

  現階段,新一輪科技革命正在推動全球各個產業領域開展創新,信息技術與傳統制造業相互滲透、深度融合。通信網絡、物聯網、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日漸成熟,并廣泛應用于制造業領域,對傳統制造業產生了顛覆性的改革和重構,為傳統制造產業提供了豐富的創新渠道和平臺。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的涌現為我國紡織行業發展注入了新動能。

  新材料、新工藝、新技術的廣泛應用,促使紡織服裝產品向著功能性、環保型、智能型方向不斷升級,全產業鏈新產品開發能力不斷提升,為消費者提供了更高層次的需求體驗和更多維度的消費選擇。當前,我國纖維材料技術基本全面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部分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新產品應用領域穩步擴大。

  在科技賦能產品的同時,科技應用也加速了渠道的融合變革,推進傳統渠道實現了積極重構。各類電子商務模式迭代式發展,新業態爆發式增長,激發出了傳統產業的競爭新優勢。據相關機構測算,2020年,紡織服裝行業電子商務交易額達7.29萬億元。另據國家統計局相關統計資料,自2015年發布全國網上零售數據后,我國穿類商品網上零售額至2019年一直保持2位數增長。盡管受疫情影響,衣著類網絡消費在2020年增速有所下降,但隨著我國疫情防控工作的高效推進,2021年以來穿類商品網上零售增長又重回兩位數高位水平。

近年來我國穿類商品網絡零售增長情況(單位:%

640.webp (1).jpg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ㄋ模﹥灮再Q區布局,為紡織行業開辟多元化市場

  近年來,受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加劇、多邊貿易體制屢受挑戰等因素影響,我國相關領域開展全球化貿易合作的風險顯著增強,國際市場開拓受阻。為應對國際貿易體系的重塑和變化,突破相關市場對我國經濟、科技領域的封鎖,我國積極推進自貿區建設工作。截至目前,我國已經與26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19個自貿協定,自貿伙伴遍及亞洲、拉美、大洋洲、歐洲和非洲。2020年11月,《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簽署,標志著世界上人口最多、經貿規模最大、最具發展潛力的自由貿易區達成。據賽迪研究院測算,“十四五”期間,RCEP可拉動我國出口、GDP增速分別為1.95和0.04個百分點,提升我國紡織服裝產出增速0.86個百分點。

  總體來看,自貿區的積極構筑,不僅有利于進一步挖掘雙邊貿易潛力,為我國紡織行業開辟多元化的國際市場提供重要支持,還將對穩定和優化相關領域產業鏈供應鏈發揮重要作用。通過多元化的國際市場布局,以及與國內產業升級的良性互動,我國紡織行業國際資源配置能力將進一步提升,將更有效地推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格局的構筑。

  三、推動紡織行業構筑“雙循環”發展格局的相關建議

  第一,保障民生消費需求,引導國內消費升級。紡織企業要加強消費需求研究,深化產品開發,發揮保障消費需求、引導消費升級的作用。在高端消費市場,要繼續推進產品的文化融合、科技應用、時尚引領等工作;在中低端市場,要逐步引導消費品質的提升、價值理念的傳遞。以推動多層次、多樣化的產品和服務供給匹配多元化的市場需求,充分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第二,創新消費模式,拓展產業消費空間。數字化時代的到來,信息技術正在對傳統的供需模式形成解構與重塑。尤其受疫情的影響,更是加速了傳統行業融入數字化時代的步伐。紡織企業須加強與互聯網思維的碰撞,構建新型時尚傳播體系,打破時間空間制約,促進優質產品、優質創意、優質服務實現更廣闊的發展。要通過數據驅動為產品賦能,創造新的商業價值。通過數字科技為渠道賦能,優化門店網絡和消費體驗。要積極延展產業服務領域,拓寬產業消費空間。提升產業用紡織品的材料開發、創新和升級,努力推進產品在相關領域的融合應用,進一步培育和拓展市場空間。

  第三,推動標準銜接,促進國內外市場對接暢通。現階段,國內外市場紡織品服裝技術法規、技術指標及標準內容仍有較大差異。由于存在國內外市場標準和評價體系的差異,造成外貿型企業無法及時調整進入國內市場,內銷型企業無法順暢銜接匹配國際需求。亟需積極推進紡織行業質量標準、認證認可的國際國內相銜接,既可幫助外貿企業解決進入國內市場的標準問題,更好滿足國內市場消費升級需求,也有助于促進紡織服裝產品在國內外兩個市場的順暢流通。

  第四,有效利用跨國資源,鞏固全球紡織產業鏈核心地位。通過高質量的全球生產力布局和國際化發展,積極整合國內外優質資源,鼓勵骨干企業建設面向全球的研發中心、設計中心、創新中心,逐步推進從產品輸出向技術帶動、設計引領等的供應鏈輸出轉變,我國紡織行業將實現產業鏈、供應鏈的跨國整合和價值鏈的關鍵突破,持續鞏固全球紡織產業鏈的核心地位。

 

【字體: 】 【添加收藏】 【關閉窗口